发新贴回复
返回列表1

查看:2686     * 贴子主题:枣庄有一座汉代的“散金台”,教育后人不要给子女留太多钱财

帅哥:yao58


积分:8353
注册:2012-12-13
沟通:
Post By:2020/10/13 9:10:36
[img]https:///sz_mmbiz_jpg/HO6ueLJq5e3WyZhEBib9lwlxicCfuChphWrof5nOnMb30RdELiaFHXow7O0r6yt7kFzO0CfYnJBWKMib41L3m3XtEQ/640?wx_fmt=jpe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[/img]
  峄城罗藤村有一个省级文物保护单位”二疏城遗址“,最近我们又去看了看,高出地面3米左右的台地上面新耕好的地里刚交完水,还有几个大棚里的蔬菜绿油油的,台地旁边的的文物保护碑的下方的土都被取掉很多,显得岌岌可危,看到这个景象,很难让人和它的文化价值文物价值联系起来,我们的农村发展总是忽略了历史文化的继承于保护,让这么一个有着丰富的文化价值的遗址就这样荒废下去了,和周围日新月异的新农村建设形成了强烈的反差,我们聊聊和”二疏城遗址“相关的那些人和事:

  [img]https:///sz_mmbiz_jpg/HO6ueLJq5e3WyZhEBib9lwlxicCfuChphWWCRZibnOuR7lM9F4LtT6SibQeMibacr35peY4eoBbTDmKTw6YfN0V7ltA/640?wx_fmt=jpe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[/img]

西汉时期在枣庄东南的萝藤有一位叫疏广的人,他与他哥哥的儿子疏受在家乡留下了一段令人敬佩的故事。

[img]https:///sz_mmbiz/HO6ueLJq5e2nv7yibCiazic7zicPmHlKXTLbVKgWgNknaYWGAWL2q6dVXatwx5b5GeFeCiabicJ8vnEiaHp3cyRGeSp2w/640?wx_fmt=jpe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[/img]
  疏广与疏受都是大学者,而且叔侄俩的年岁相差也不大。两人年轻的时候十分好学,主治《春秋》,不仅背诵起来滚瓜烂熟,就是讲解起来,也头头是道,见解精辟,一时名声大振。朝廷闻知疏广、疏受是贤能之士,便下诏书征辟疏广赴京就职。后因授课有方,被提拔为太子太傅。不久,侄子疏受也以“贤良”的资格举荐为太子家令。自此以后,叔侄俩朝夕相处,共同辅导太子读书,分别担任太傅、少傅。

疏广、疏受除了给太子讲授《论语》、《孝经》外,还教导他将来做了国君要以民为贵,缓刑省徭,推行开明**。太子长到13岁时,学业大进。叔侄俩审时度势,决定功成身退。

汉宣帝批准所请,加赐黄金二十斤,皇太子刘奭也赠送黄金五十斤。公卿大臣和故人在东都门外设摆酒宴,陈设帷帐,为他们送行,前来相送的人乘坐的车辆达数百辆之多。沿途观看的人都赞叹说:“疏家两位大夫真是贤明!”有人甚至为之感叹落泪。

疏广叔侄回到故乡以后,父老乡亲登门问候,十分热情,疏广、疏受见了故人,非常高兴,设摆宴席,请族人、旧友、宾客等一起取乐。谁家有了困难,便慷慨解囊相助,把皇帝和太子桑赐的黄金发给穷人。

同族之中有人劝说“你们应该节俭点,留下钱给子孙购置些家产才是。”疏广、疏受笑着回答:“你们难道真的以为我们老涂了?我们散尽家产,正是为了子孙之计,家中本来就有一些田地,只要子孙安分守己,辛勤耕种,日子满可以过得不错。如果给他们留得财产多了,就会助长他们的惰性,消磨他们上进的志向,从此便会骄傲起来。我们何苦留着财产去溺害子孙呢?”乡亲们听了,十分感动,对他俩更加尊敬了。

[img]https:///sz_mmbiz/HO6ueLJq5e2nv7yibCiazic7zicPmHlKXTLbTYnxChutYklSojIFqYJkdLy4TMmN4ibw2bhDyGBagiaNOcZOMAPo7Dfw/640?wx_fmt=jpe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[/img]

古今多少人,不明此事理。以至于不少人在官场、商界, 兢兢业业打拼不止,甚至于走邪道歪门,广置田亩,广购别墅,贪污受贿,目的不单是自己贪图享受,还有就是想给子孙多留下点东西。目的 是让他们不仅衣食无忧,而且还要享尽荣华。最终结局,不是自己贻害 了自己,就是自己贻害了后代。

疏广、疏受相继去世后,乡亲们怀念叔侄俩的散金之德,扶贫之恩,便在他们的故居的罗藤村的一个高台,取名“散金台”,对于叔侄俩那种孜孜苦学、诲人不倦以及乐于让贤、严格要求子孙的美好品德永远怀念。

晋代陶渊明对“二疏”极其通达明智的态度表示赞赏,关于身后之 事包括子女的未来绝无徒劳无益的过虑,因此,很自然地同二疏产生共 鸣,并曾专取此叔侄二人为题材来写《咏二疏》:
  大象转四时,功成者自去。
  借问衰周来,几人得其趣?
  游目汉廷中,二疏复此举。
  高啸还旧居,长揖储君傅;
  饯送倾皇朝,华轩盈道路。
  离别情所悲,馀荣何足顾;
  事胜感行人,贤哉岂常誉!
  厌厌闾里欢,所营非近务;
  促席延故老,挥觞道平素。
  问金终寄心,清言晓未悟;
  放意乐馀年,遑恤身後虑。
  谁云其人亡,久而道弥着。
 
唐代诗人李白诗赞曰“千金买一醉,取乐不求余。达士遗天地,东门有二疏。”

贺知章有诗云:“筵开百壶饯,诏许二疏归。仙记题金箓,朝章拔羽衣。悄然承睿藻,行路满光辉。”,

白居易也诗赞“贤哉汉二疏,彼独是何人?寂寞东门路, 无人继尘去。”
  [img]https:///sz_mmbiz_jpg/HO6ueLJq5e2nv7yibCiazic7zicPmHlKXTLbrYQZqDknvAqvEr5IrCDPF0hSVibkfcCOHScS6p4dxtTt8D5iaXrtfJgQ/640?wx_fmt=jpe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[/img]
  乾隆御碑

清乾隆二十七年(公元 1762 年),乾隆皇帝沿南北古驿道南巡。因 久仰崇尚沂州汉代兰陵的“二疏”散金之德,遂绕经沂州府(府治临沂 县,即今临沂市驻地),召见了沂州知府李希贤。为表彰沂州峄县的两位汉代名臣疏广、疏受,于是在行宫内留下墨 宝。赞诗曰:“荒城名尚二疏存,置酒捐金广主恩,贤损志愚益其过,不惟高见实良言。” 李希贤随即命人刻石立碑,置于临沂城南关阁子门外。

散金台上原有元代以前古寺庙一座, 至明代就已经衰败。依据东汉之后历朝历代, 人们通过诗歌、历史记载等形式对“二疏”的敬重 和纪念,二疏城台上的古寺庙原或就是祭祀二疏的庙祠,世代祭祀不绝。明弘治五年(1492年),按察司副使赵鹤龄在寺庙前修建“二疏祠”。嘉靖十年(1531 年)兵备佥事李士允又命峄县令李孔曦重修,把祠堂移到古寺庙 后重建。并塑二疏像,作《二疏祠记》,勒刻碑石,广植林木,彰表先贤。

“二疏墓” 沈括在《梦溪笔谈卷四辨证二》里记载“今承县东四十里自有疏广 墓,其东又二里有疏受墓。”

乐史在《太平寰宇记 二十二沂州承县》里也记载“汉疏广墓,在 县东四十里。广, 字仲翁, 东海兰陵人。汉疏受墓, 在县东四十二里。

现在的“散金台”被称为二疏城遗址,它在1992年被列入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台地高出地表3米左右,呈长方形,南北长约154、东西宽150米,面积约23100平方米。根据考古发掘发现,这个台地面积大,堆积丰富、暴露遗存、遗物较多,东夷文化地 方特色比较浓重,历史延续时代之长,是研究原始社会晚期历史的重要依据。这些内涵比较丰富的考古材料,为研究原始社会晚期人类的居住 建筑提供了重要依据, 也为探索鲁南地区的史前历史提供了比较重要的 原始资料。
<<上一主题|下一主题>>
返回列表1
Processed in 0.00677 second(s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