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枣庄视窗 » 枣庄新闻 » 正文

枣庄庄稼地突现神秘大坑,夜色下他们带着“洛阳铲”开始行动……

信息来源:互联网     时间:2020/7/21 9:00:35     阅览:4384人次

深秋的北方小镇,月光皎洁。


村边一所矮房中,一个中年男人正懒懒地在自家院子里抽烟,身旁两条细狗正不安分地汪汪乱叫。不远处是几乎望不到边的麦田,晚风吹过,哗哗作响。


“圈在笼子里一天,也该带你们去撒撒欢了。”片刻后,男子带着狗来到离村子不远的一块小麦田里。进了麦地,两条狗像脱缰的野马一溜烟儿跑没了影。借着这会儿功夫,王强躺在摩托车上打了个盹。


不知过了多久,几声凄厉惨叫惊醒了他。他翻身下车,寻声赶去,竟发现其中一只狗不知什么时候被卡在了坑里,正惊得哀嚎。王强赶忙找来工具,把狗从坑里救了上来,借着月光,他仔细查看下面,这是一个约1米宽,近3米深的大坑,在夜色下显得格外诡异……


“这田里咋会有个洞?看着也不像是天然的啊,谁会在这儿挖……”


突然,王强像是想到了什么,一股寒意从后背袭来。他曾听村里老一辈人说起过,这一片地是汉代“五王墓”的所在地,只是年代久远,具体位置已经无从查找。


“难道是盗墓的?”

02

其实,王强的家乡确实埋藏着一个千年的古墓群,该墓群系枣庄市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传说古代武王五个王子死后归葬于此,遂称“五王墓”。经考证,五墓均为东汉墓。虽不是什么名人大墓,但近年来,仍然遭到了不少盗墓贼的觊觎和破坏。

办案检察官


枣庄市薛城区检察院员额检察官张筱章


现在国家对名人古墓的防范十分严密,刑事处罚严厉,盗墓贼不敢轻易作案,所以他们就把目光盯在一些农村民间的古墓上,他们打听到古墓的线索,先看风水,再踩点,然后物色同伙伺机作案。


近年来,盗掘古墓类案件时有发生,盗墓贼们向来狡猾,特别是一些专业的盗墓组织,行动起来从来不是一拥而上,而是有很严密的组织分工。为了知己知彼,检察官好好地下了一番工夫。


枣庄市薛城区检察院员额检察官张筱章:参与盗墓活动的全班人马统称为“一锅儿”,从上到下至少分三层。等级较高的盗墓组织头领又称为“支锅”,负责整个盗墓活动的全盘策划和人员分配;第二等级的称“腿子”,是盗墓现场的实际指挥者。若非大墓,“支锅”不会亲临现场,交由“腿子”全权处理。《盗墓笔记》小说里描写的,只凭嗅一下洛阳铲铲上来的土就能判定古墓的朝代,若能按照特定方位、特定深度多嗅几次,甚至能判断出墓葬内部制式的,正是说的“腿子”;等级最低的被称为“下苦”,顾名思义,他们是下苦功夫的人。腿子探明方位后,下苦负责具体的挖掘工作。不需要专业的知识技能,他们只需要按部就班的往下挖。


盗墓贼的水平再高,一个人是盗不了墓的,需要有熟悉当地情况的人来配合。现在社会治安防范网络覆盖面大,只要群众有防范意识,就能及时发现盗墓贼的踪迹,避免古墓受到破坏。


王强发现的,正是一伙专业的盗墓贼打下的盗洞。


接警之后,公安机关当即向文物管理部门通报相关情况,双方对“五王墓”进行实地勘验,并对盗洞进行测量。根据经验,该盗墓团伙还会再来,为了不打草惊蛇,公安机关缜密侦查和蹲守, 2016年12月27日,当这伙人再次出现时,被一举抓获。


案件移送到枣庄市薛城区检察院,检察官张筱章翻开卷宗,窥见这场夜幕下隐藏的罪恶。

03

网络图

该盗墓团伙的头子叫李庆海,是团队里的“支锅”。黝黑,精瘦,作为枣庄本地人,50多岁的他熟悉古墓相关情况,一心想通过盗墓发财。但由于前几年滕州古墓被盗严重,近年来当地政府对古墓保护力度不断加大,构建了严密的墓群及田野文物的安全保护网络。无从下手的他便瞄准了同处枣庄的老鸹山古墓群。


从2016年10月开始,李庆海多次踩点,将目标放在了一个位置隐秘又不起眼的古墓群——“五王墓”。随后,他联系了8名同伙,策划好分工,明确好分赃细节,准备开始行动。


双十一晚上8点多,正当人们沉浸在购物节的狂欢中时,李庆海等人趁着夜色,带着洛阳铲、铁锨等盗墓工具潜入这片庄稼地开始挖掘。大约挖了3米左右,一名“腿子”突然压低声音兴奋地道:“挖到(墓道)青石板了!”


大家听了都很振奋,挖到板子这就说明这事儿成了一半了。但这时候更不能急于求成,为了避免被发现了,凌晨1点多,李庆海就喊着大家往回填土,准备收工,第二天再干。


枣庄市薛城区检察院员额检察官张筱章:为掩盖现场,他们把洞口用木板盖住后再用草遮住,把挖掘出来的土倒在附近沟里,将盗墓现场掩盖后便撤离。到了第二天,这伙人再次来到“五王墓”现场,继续往下挖,挖了有2米左右的时候,发现附近有人过来,就慌忙逃窜了。


出于“自身安全”,李庆海等人商定,由当地同伙种海东负责在第二天打探消息,如果没被人发现,晚上继续盗掘,如果被人发现,就各自离开。


11月12日,种海东打探后告知李庆海,前一天晚上,有村民到过现场,还发现了盗洞,已经报警了。李庆海等人闻讯后,迅速离开薛城。之后风声比较紧,一直没敢干。


就如人们所料想的一样,这伙盗墓贼不甘心上一次的失败,一直在暗中伺机而动。


12月底,李庆海觉着风声差不多过去了,就又联系上其他人准备再次开动。也就在这时,他们被蹲已久的公安机关一网打尽。 

04


看完全部卷宗,张筱章眉头紧锁。犯罪嫌疑人虽全部到案,但因案情特殊,检察机关如何对案件进行定性,还要再三斟酌。


首先摆在眼前的,也是整个案件的大前提,就是要搞清楚被盗掘的“五王墓”到底是不是古墓葬?


为了弄清这个问题,张筱章在案发后立即和办案民警共同来到盗墓地段展开调查。然而无论是检察官还是办案民警,都无法完全确定被盗墓者开挖的是不是古墓葬的一部分。


枣庄市薛城区检察院员额检察官张筱章:根据2018年6月国家文物局、最高法、最高检、公安部、海关总署制定的《涉案文物鉴定评估管理办法》,土墓葬属于不可移动文物,鉴定评估内容主要为“身份”鉴定和损毁程度评估。为了能够从专业角度对古墓葬进行鉴定,我们多次到地方文物局和文广新局进行沟通交流、了解情况,根据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登记表证实被盗“五王墓”类别是汉代古墓葬,不属于古遗址、古建筑等类别,结合犯罪嫌疑人主客观因素,所以我认为,犯罪嫌疑人的行为符合盗掘古墓葬罪的犯罪构成要件,已构成盗掘古墓葬罪。


好容易确定了“五王墓”的性质,下一个难题接踵而来,这伙盗墓者虽然筹备许久,但却是“一无所获”,犯罪性质如何认定,在业界却有不小的争议。有观点认为盗取到了文物为既遂,未实际盗取到文物,应当认定未遂;也有观点认为,只要实施了盗掘古墓葬行为,不管有无盗取到文物,都认定为既遂。


枣庄市薛城区检察院员额检察官张筱章:盗掘古墓葬是一个渐进、持续、动态的过程,既遂是以一定行为的实施为前提和标准的。此类案件的办理也要体现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,只要盗掘行为涉及古墓葬的文化层,损害了它的历史、艺术、科学价值,即使未盗取到文物,也可以认定为既遂。


在查阅大量资料后,张筱章更认同这一观点。经鉴定,犯罪嫌疑人多次盗掘“五王墓”,打穿了四层古墓防盗青石板,造成巨大损失,无法修复。


最终, 2017年6月20日,枣庄市薛城区检察院对该盗墓团伙依法提起公诉。最终,枣庄市薛城区法院依法以盗掘古墓葬罪判处被告人李庆海、种海东有期徒刑3年,并处罚金3万元,其他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或10个月,并处罚金1万元或8千元。


枣庄市薛城区检察院员额检察官张筱章: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》赋予了一切机关、组织和个人都有保护国家文物的法定义务。下一步,我们将与枣庄市薛城区文广新局建立协作机制,通过充分发挥公益诉讼检察职能,继续跟踪、协调、督促各方面加强对墓葬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。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

评论加载中...
赞助商推广链接
赞助商推广链接
网站地图 - 手机版 - 用户帮助 - 用户注册 - 在线投稿 - 广告投放 - 留言反馈
Copyright ©  sddzz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